当前位置: 千叶帆文摘 > 美文摘抄 > 美文欣赏 > 人生难得一回醉

人生难得一回醉

时间:2016-11-25 来源: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

关于酒,我们要感谢杜康的发明。而酒在我们古代文化中又是那样的不可或缺。随便找一些古诗文来读读我们便能找出酒来。曹操诗曰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”;李白的《月下独酌》让人浮想联翩,想象着他在喝醉后在月光下且歌且舞的浪漫;还有“绿蚁新焙酒,红泥小火炉”的温暖;苏轼的“人间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”的人生感叹;更有清代女词人李清照的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晚来风急”,让人愁肠百结,家仇国恨,乱世离人,只能借酒消愁……如许,让我感到酒总是和文学联在一起。
  
  然而我更欣赏的是欧阳修的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这样的一种境界。试想,几个朋友弄几个菜、围着一个小桌子小聚,没有酒的陪伴,那会是怎样的情景?有了酒,也就有了氛围。一杯酒下肚,话匣子打开了,于是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。适可而止也行,一醉方休也罢。在如此的情境之中,当你慢慢地与朋友聊着天,喝着酒,刚入口时辛辣,刺激,而当我们慢慢喝上一小口,便也感觉绵绵柔柔,满口余香。当一杯酒下肚,便觉腹中发热,而后满布全身。再喝上一口,便觉得神思恍惚,但心里却是清醒的,我们要的便是这种境界。此时此刻,我们敢想,敢说,敢做,投入———这便是醉的境界。
  
  人生难得一回醉。最近我在QQ上发表了自己的心情:人生难得几回醉?于是朋友便问:今天喝酒了吗?我很感激朋友的关心,殊不知我正在醉心于阅读我所喜爱的书籍,弄得儿子喊我是书呆子妈妈。
  
  当我们醉心于自己所感兴趣的事物时,便达到了这种状态。明代奇人徐霞客的一生当属于这种境界。当时的读书人都抱着“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的信念读经史之类的书籍,而徐霞客却埋头于古今史籍、地理图志之类的书籍,并立下雄心壮志要走遍天下,纠正史书的错误。哪怕穷尽一生的财力,精力也要完成。而这当时在旁人看来,是一件多么傻的事情。晋代的陶渊明也是这样的人。他的前半生在出仕和回归田园的矛盾中度过,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后者,于是有“误落尘网中,一去十三年”之说,以后他的一生在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充实中度过,却有着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美好心境。陶醉于大自然的山水之中,当时的人们又怎能理解陶渊明的这种心境?还有王维的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也醉心于自己的兴趣所在,其乐融融。
  
  鉴于此,人生真的只需要一回醉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人生人生难得几回醉邓丽君人生难得几回醉下一句